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
  • 缉凶笔记
    缉凶笔记
   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

    第一章 水泥藏尸(1)

    河南481走势图 www.e8kt.com 2013年9月11号,距离正式上课已经过去了一天半的时间。

    刚踏入这个新班集体的时候,我还并不是很适应,不过很快就和新同学们打成了一片。

    而且我还结交到了新的朋友。

    阿龙,全名周江龙,我的同桌,老家在河南信阳。他是一个高高瘦瘦,皮肤黝黑,戴着近视眼镜的幽默男孩。

    由其是他那两颗有个性的门牙,很像一只土拨鼠,可爱至极。

    我第一眼看到他,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,因此我们很快就熟络了起来。

    刚开学不久,时间总是过得很快。因为大家都还没熟悉,因此每节课老师们都是用来给我们做自我介绍,或者开开玩笑,聊一些课外话。

    这让我顿时感觉大学的生活还是蛮多姿多彩的,不用像初中,高中那时那样,每天忙着做作业。

    随着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,整个下午的所有课程也都已经结束。

    趁着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,我想去图书馆看会儿书,于是便叫上了阿龙。

    阿龙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,对任何书籍都很热衷,当我问他最爱看什么书籍时,他告诉我,其实他最爱看小说。

    “我从小就喜欢看一些推理小说,因为我觉得看推理小说不仅可以锻炼自己的头脑,还能对社会的丑陋有一定的了解,也教会了我一些做人的道德底线?!?/p>

    当我知晓阿龙和我一样喜欢看推理小说的时候,我发觉自己与他更加的亲切起来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。

    我与阿龙一到学院的图书馆,我们就立马朝着专门摆放推理小说的书架走去。经过一番精挑细选,我们最终决定先借四本。

    它们分别是阿加莎·克里斯蒂的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,横沟正史的《本阵杀人事件》,达希尔·哈米特的《马耳他之鹰》以及岛田庄司的《斜屋犯罪》。

    在借书卡上做好登记后,我和阿龙一人拿两本,然后离开了图书馆。

    我和他在分配宿舍的时候被分到了一起,于是我们一起将书拿到了宿舍,打算每天睡觉之前看一点。

    书刚放好,我裤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  打给我的是我老爸,在电话里他说找到了失踪了整整五天的堂姐,我听后十分高兴。

    不过老爸之后却又支支吾吾,语气也有些不对劲,最后他只说了一句,让我去局里一趟,便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    我愣了一下,心中困惑,同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  二话不说,托阿龙帮我向班主任说一声后,就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宿舍。

   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当我走进云藤市公安局的大厅时,老爸他已经在焦急的等我了。

    走到老爸面前,我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他一脸的愁容,甚至双眼通红,有流过泪的痕迹。

    老爸他沉默良久,最后痛苦的告诉了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  “秦、秦艳她死了?!?/p>

    简短的一句话重重的击打在我的心头,让我犹如五雷轰顶。

    我难以置信的看向老爸,声音有些颤抖的确认道:“堂、堂姐死了?怎么死的?她、她的尸体在哪?”

    老爸红着双眼深深的看着我,他沉默着,然后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    我看到老爸的眼中尽是悲痛之色,强忍着心酸,迈步跟了上去。

    云藤市公安局总共有13层,当我跟着老爸乘着电梯来到顶层时,我满是不解的看向他。

    “老爸,难道堂姐……”

    老爸点了点头,然后带着我走到一间房间前。

    “这里是安放备用物资的储物间。因为秦艳的情况有些特殊,所以我请求上头暂时把她安排到了这里?!?/p>

    我对老爸说的话很是不解。同时心中十分的忐忑,真希望堂姐她根本没死。

    一旁静静地看着老爸从口袋里取出一把钥匙,然后插进眼前这扇门的钥匙孔,用手一拧,储物间的门打开了。

    推开储物间的门,一个光线十分阴暗的空间展现在我们的眼前。

    老爸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电灯开关,并且将它打开。镶嵌在储物间天花板上的日光灯被点亮了。

    借着灯光,我看清了储物间里的具体情况。

    各种各样的警用设备有秩序的被一一摆放整齐,有防爆头盔、警棍、警绳等。

    还有一样让我非常困惑的东西正摆放在储物间的正中央——一个背对着我的水泥人形模特。

    我询问性的看向一旁神色变得哀伤的老爸。

    老爸只是朝我点了点头。

    看到老爸点头,我心中也渐渐了然。

    面前竖立着的水泥人形模特,就是堂姐,秦艳!

    难以置信的靠近那个水泥人形模特,当我看清楚它的真面目时,我彻底的懵了。没想到真的是失踪了整整五天的堂姐。

    此刻的堂姐,除了那张清秀自然且异常苍白的脸庞外,整个身体都被一层坚硬的水泥包裹在里面,就像一座奇特的艺术品。她口眼紧闭,面容安详,似乎只是在熟睡。

    唯一有缺陷的是,在右手处,粘合在堂姐皮肤上的水泥发生了脱落,露出了一只苍白、指甲发绀的纤纤玉手。

    望着此刻堂姐的尸体,我心如刀割,曾经与堂姐的一幕幕场景,犹如放电影一般在我脑海里重现。

    小时候,我和堂姐几乎天天腻在一起玩,无论堂姐她做什么事,总有我屁颠屁颠的身影跟在后面。

    记得有一次,当时正值冬天,堂姐在一边静静的编织着一副手套,我很好奇,随后等堂姐出去后,我偷偷的拿着针线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。

    但是那时我毕竟才6岁,还小,又是个不擅手活的男孩,因此才刚拿起针线编织不下三次,白嫩的小手就被针刺破了。

    我哇的一下大哭起来。

    听到我的哭声,刚从外面回来的堂姐立马跑到我的身边,用她的樱桃小嘴将我伤口处的血给吸了出来,然后便吐掉,随后又翻箱倒柜的找到了一张创口贴,为我贴上,并且安慰我。

    短短一瞬间,我就停止了哭泣,一双水汪汪的漆黑大眼睛望着正对着我微笑的堂姐。

    堂姐当时对我说了一句话,让我至今都铭刻在心中。

    她说,“小枫,不哭,不疼。你要坚强起来,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堂姐很想有小枫的?;づ?,那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?!?/p>

    就因为这句话,让我现在成长了许多,坚强了许多,也让我对堂姐的羁绊更加的深厚。

    曾经的一切如今已成为回忆,而现在,我不得不面对堂姐的死亡。

    强忍住的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流下,我转过头,对着同样悲伤的老爸问道:“堂姐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的?报案人又是什么人?”

    老爸静静的看着我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道:“秦艳她被发现在一个偏僻的胡同里,报案的是一个无业青年?!?/p>

    • 加入书架
    • 目录
    • A+
    • A-
  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