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
  • 别看我,我没成精
    别看我,我没成精
   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

    8、挺喜欢他的

    河南481走势图 www.e8kt.com 顾遇的嘴角有些不受控制地想往上翘,面部坏死的神经仿佛隐隐有要康复的趋势,晏安见他一下车就盯着自己面目狰狞,脸上的假笑差点崩掉,要是含羞草的毒性能毒死人就好了,他先把面前这只泰迪给弄死一了百了。

    晏安的导师恰好也在旁边,见晏安还待着不动,伸手就往他腰上一掐,“傻愣着干什么呢!还不快去送花!”

    “欢迎顾教授莅临我校?!标贪脖黄玫刮艘豢诹蛊?,脑袋上的呆毛登时便蜷缩在一起,晏安也忍不住抖了抖,教授下手也太狠了叭,腰上都要被他掐青了。

    顾遇眼底的兴味浓重,他不是瞎子,自然看得见发生了什么,明明心不甘情不愿的,可碍于老教授的颜面,还是装得有模有样的。

    还真是敏感啊,不过这回没蹲在地上缩成一团倒是让顾遇有些惊讶,难道是只有揪他呆毛的时候才会?

    这敏感点……

    够清奇。

    “谢谢?!惫擞鲎澳W餮卮铀掷锝庸趸?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手指借机摩挲了一下小孩的手背,于是他又看到小孩脸上开始泛红,头上的呆毛摇来晃去,随时都有要缩成一团的感觉。

    大尾巴狼顾教授眼底的笑意更浓了,哎呀,好像是面对自己的时候,尤其敏感呢。

    于是一整天,除了在台上一本正经地讲话的时候,顾遇让晏安松了一口气之外,其余时间几乎是逮着晏安办事,一会儿要杯水,一会儿要张纸,一会儿又要上厕所让晏安带路,一会儿又要他给自己捏捏肩。

    要不是晏安的导师也一直跟在顾遇身边作陪,还不知道这人能作出什么妖来,相对的,晏安也不敢暴起把人揍一顿。

    于是导师无意间就维持了两人间微妙的平衡。

    讲座结束之后,顾遇又被校领导抓走吃饭,晏安一口气还没松完,就听到那人清冷平淡的声音响起,一本正经的,“让这位同学也一起去吧,我最近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多亏他今天忙进忙出的?!?/p>

    于是晏安的导师眼前一亮,生科院的几位教授也连连点头,对于这个学生他们一向喜欢,自然乐得让他和顾遇交好,不过别的学院几位教授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了,早知道就让自己的学生也跟着来了,真是什么好处都让他们生科院占尽了。

    呸!一群臭不要脸的老狐狸!

   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到了风味居,晏安本来想悄咪咪挑一个离顾遇最远的位置,然而到底比不得自家导师的眼疾手快,被一推,就直接坐在了顾遇身边。

    晏安:“……”您老往日里说自己老当益壮还真不是虚的。

    一群人谦让着想让顾遇坐主位上。

    虽然顾遇是本校毕业,本来该是晚辈,可是人家现在的地位本事在那儿摆着,更何况现在的人哪个不是人精?顾遇的家世背景他们知道得也不少,这种学生再给他们来一打,他们都不嫌多。

    科研经费不要钱???修教学楼不要钱???买设备不要钱???

    而且有钱还不够,难道不需要技术?

    这些东西,顾遇刚好都有啊,母校这个名头不用白不用,要知道平时想抱大腿的不知多少,见过几个真能把人约出来吃饭的?

    这时候,辈分什么的,都不需要care。

    所以说,知名校友这种存在,绝对是每一所学校的宝藏。

    不过虽然这些校领导还有老教授们对顾遇客客气气,顾遇却不能也这么理所当然,他最终也没坐在主位,只捡了个末尾的位子坐着,所以晏安在他身边落座也不显得突兀没个轻重。

    而晏安也见识到了顾遇究竟有多能说。

    别看顾大教授虽然表情凶,可说话那是半点都不凶,舌灿莲花四个字估计都配不上他的口才,难得的是他还能保持住自己的棺材脸,却把在场的每个人都哄得服服帖帖,眉开眼笑的。

    晏安的导师姓吴,当年也教过顾遇几门课,虽然不是他的导师,但是顾遇对他明显比对其他学院的几个教授更加恭敬。

    吴教授喝了点酒,脸上微微有些红,却笑得看不见眼,“好几年不见,现在人家提起顾教授哪个不夸夸的?时间过得也是真快,长江后浪推前浪,顾遇,前途无量啊?!?/p>

    顾遇摆了摆手,“教授您过奖了,我这都是您和其他教授教导有方,要是没有你们,我现在能有什么建树?”

    虽然这话一听就是客套话,他们教的学生成千上万,都是一样的教法,可像顾遇这样的能有几个?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天赋这种东西的存在,顾遇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不过这并不妨碍教授们被他哄得身心舒畅。

    一顿饭吃的可以说是宾主尽欢,就在晏安以为自己可以安安稳稳当个背景板度过这顿饭局的时候,吴教授突然话锋一转,就开始跟顾遇聊起他来,“我跟你说,晏安这孩子和当年的你一样,勤奋就算了,人也聪明,毕业课题我也看了,不错,就是眼看着要毕业了,他也没打算继续深造,实在是可惜?!?/p>

    这话说的,就俩字,直白。

    顾遇自然也知道吴教授的意思,无非是想让自己多照顾着晏安点,这在大学里一向很正常,若是你有能力又能讨导师喜欢,在毕业的时候他们通常都会为你拉绳牵线,倒不是说别的,都是教授们的一片心。

    毕竟为人师表,没人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能有个锦绣前程,就是当年他的导师,也在他毕业的时候将他介绍给了现在研究所的所长。

    可惜的是他的导师在他博士毕业那年也退休了,要不晏安这模样和性格,绝对是他老人家喜欢的对象。

    “我也挺喜欢他的?!惫擞錾松肀叩男『⒁谎?,应和了一句,生科院的教授们都安心了,晏安却觉得他那句话明显不正经。

    耳朵渐渐有些热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待在顾遇身边,他总是很难克制自己,简直就像是着了魔似的。

    • 加入书架
    • 目录
    • A+
    • A-
  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