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
  • 听,花开的心跳声
    听,花开的心跳声
   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

    第20章 为他挡刀

    河南481走势图 www.e8kt.com 马江忙解释,“呃,我没别的意思!我就是随便问……”

    “该查!”叶北开瞬间下定决心,“她太新,让圈子里都没听说过的人,年纪轻轻接手这么大项目,我们却还不知她是敌是友,确实草率!细查她的履历、人际关系--”他顿了顿,“包括男朋友?!?/p>

    两人走到车边,把保险柜和文件放好,叶北开转头看向身后恒楠的办公楼。只有一个窗口亮灯,三层高的小楼上下皆黑,那一点光,看上去孤寂萧瑟。

    叶北开蓦地想到,离开前看花莫妍的背影,感受相同?!奥斫阆茸甙?!”

    “那你呢?”马江问。

    叶北开凝神看着远方,“我猜,若真与花莫妍有关,那她背后的人,这几天应该会现身!”

    “你要盯她?”马江问。

    这话让叶北卡开觉得别扭,“我晚点儿走?!?/p>

    ……

    叶北开在车里独坐近三四个小时,见花莫妍背着电脑包出办公楼。他立刻扭转车锁,而车子启动时,他才意识到今晚不是要送她的,而是要盯梢!

    远处,花莫妍站在楼前打着电话左右张望,片刻,一辆银色尼桑听停在她身边。

    叶北开见她毫不犹豫拉开车门坐进去,死握着方向盘迟疑两分钟,才加大油门去跟那辆银尼桑。

    叶北开看看车上时间,马上23:00,他像跟拍蹲点的狗仔一样,追着那辆车奔驰在午夜少人的大街上,路越走越偏,他不知道接花莫妍的是什么人,她们要去哪。这感觉糟糕透顶!

    为不被发现,叶北开与那辆车保持着30米的距离,知道花莫妍敏感,想窥探她的秘密,必须谨慎。

    前车里,花莫妍看着越来越陌生的街路,忍不住发问,“师傅,这不是去红谷小区的路??!”

    “我走的是近路,马上就到了。你不常约顺风车吧,一般出租车司机都会走大路给你多绕路?!彼净咚当咦房椿?,“加班这么晚,够辛苦的?!?/p>

    “嗯?!被屯繁呖词只锏牡己铰废弑吆?。她还没看出个所以然,手里一空,手机就被司机抢走了。

    “??!你要干嘛?”花莫妍惊呼一声。

    路上信号灯变黄的瞬间,司机忽然右转加速,车直奔路边废弃的修车场驶去。

    花莫妍心知不妙,不管快速行驶的车子,直接开车门跳下去,“??!救命-救命--”

    等红色信号灯的叶北开只看眼红灯,再看那辆银尼桑就是风云突变的景象。

    疾驰的前面车,车门开了,忽地飞出个白影。

    下一秒,叶北开看清飞出来的是人时,前车戛然而止。

    司机飞奔下车时,叶北开才看清那是花莫妍,他焦急地看眼红灯,花莫妍什么情况?

    叶北开再移回视线时,那司机正拖起花莫妍要往车里塞。

    “救--命--”花莫妍凄厉地嘶吼一声,就被那司机捂住了嘴巴。

    叶北开不管红灯,拼命按着喇叭,一脚油门直冲出去,“花莫妍!”

    叶北开的黑路虎如怒吼下山的猛虎咆哮着冲向银尼桑。

    突来骤亮的车大灯,晃得前面的人睁不开眼。叶北开却看得清清楚楚,那司机已经撕破了花莫妍的衬衫,手里明晃晃的尖刀抵在她后脖子上。

    花莫妍拼命挣扎,她从地下胡乱抓起块砖头,胡乱砸这……

    叶北开车到近前,跳下车飞奔过去,飞腿一脚踢到那司机后背上,司机趔趄向前栽倒。叶北开却完全不知道,他的刀,花莫妍的脖子是什么状况。

    “花莫妍!小花--”叶北开绕到那司机和花莫妍之间隔开两人,才看到司机趴在地上腹下一滩血红。

    叶北开痛心地看着衣不蔽体蜷倒在地的花莫妍,双臂颤抖去扶她。他托起花莫妍的瞬间声音哽咽,“怎么样,伤到哪了?”

    花莫妍沉沉睁眼看到叶北开惨然皱皱纹,“报--警--”她疲乏的眼睑又一点点垂下,就在眼睛闭合的一刹那,花莫妍忽然惊恐地睁大眼睛,猛的坐起来,双臂死命抱着叶北开脖子爬上他背,“当--心-”

    叶北开被花莫妍手臂勒得不透气,只听花莫妍在后闷哼一声,头就沉沉垂在他肩上,紧缠的手臂一点点变松,她失去了意识。

    锵亮亮,刀片落地声尤为刺耳。

    “花莫妍!花莫妍!妍妍!”

    叶北开不明所以,转头就见满身猩红的司机倒在他脚边,带血的长尖刀就落在司机手边。

    一滴液体,体顺着叶北开侧眼角落下,瞬间血红模糊了他右眼,他疑惑几秒才想明白,是花莫妍的血落在自己眼角。

    叶北开想动却周身肌肉僵紧动不得,他飞速运转的大脑才想明白一点,那司机来背后偷袭,花莫妍看到了,是她爬到在自己背上帮他挡刀!

    “??!”叶北开嘶吼一声,震得整个胸腔疼痛难当?;蚕履堑?,似是从他嗓口竖切呼吸道,破开胸肺,直扎到他心尖上。叶北开痛得话不能言、身不能动,只能按着疼痛的心口听滴血声!

    “啊--”叶北开又仰天长啸一声,才震醒周身僵死的肌肉群,他双手在背后胡乱摸索,沙哑着问,“花莫妍你听到我叫你吗?妍妍!”

    花莫妍悄无声息的趴在他肩上没半点反应。

    叶北开双手托着花莫妍艰难起身,不知触碰到花莫妍哪里,他右手抽回想揉眼睛时,却见满手鲜血。

    “妍妍撑住,我们去医院!”叶北开只好右手重去背后扶花莫妍,使出全身力气蹒跚着向前走。他背上有千斤重,压得他抬不起腿,直不起背。

    鲜血无声从叶北开右侧脖颈处滴落,一滴、两滴、三滴,落在他胸前、腿上、脚上,却滴滴濡湿了叶北开裂痛的心房,迷蒙了他凌乱的意识和双眼。

    叶北开一滴滚烫的热泪,伴着花莫妍的鲜血飘下,无声落在他心房,这血泪如晶盐般遍布他被尖刀刺破的伤口,他痛得撕心裂肺,一分分深入骨髓。

    叶北开不知用了多久,才将花莫妍安置在他车后座上。

    叶北开把气息奄奄的花莫妍抱在怀里,揭开她被撕破染红的衬衫,她右肩十几公分长的刀口赫然醒目。

    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帮我挡刀!”叶北开喃喃自语,大脑完全空白,“你这样,要我怎样?”

    • 加入书架
    • 目录
    • A+
    • A-
  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