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
  • 三界姻缘刺激师
    三界姻缘刺激师
   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

    第二十九章 三神尊 ? 五法宝

    河南481走势图 www.e8kt.com 凤于飞招来满山谷的雾霭挡在身前,合欢杖直截了当,仍旧直刺她的袖子,认准了她袖子里的一线牵布袋,不死不休。

    青行灯与溪河对视一眼,说道,“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

    “千万不要让她偷偷给换了骨?!毕优淖判乜?,说道,“好好的命都改了?!?/p>

    凤于飞左右招架,狼狈不堪,说道,“我早就给你换骨了!给你换了个贱骨头!”

    青行灯弯腰看羊刃姑娘,发现她只是昏迷,没有生命大碍,直起腰来说道,“说起来你也是个美人,可惜就是娇纵惯了,脾气实在是不敢恭维?!?/p>

    凤于飞狼狈的躲在柱子后头,抽出一柄匕首,打算削断这根树枝,一边怒道,“五行神风流浪荡,这法宝也是猥琐的很,当然用的人也很猥琐!”

    青行灯反唇相讥,说道,“哎哟,这是五行神的合欢杖,现在是看上你了吗?”

    凤于飞觑了个空,一匕首向树枝划去,说道,“你们简直就是色中饿鬼、人面兽心!”

    青行灯哼了一声,突然想起合欢杖不是凡人能拿的,他毕竟还是怜香惜玉,说道,“你别动这合欢杖……”

    “我偏要砍断!”

    他说的晚了,匕首锋刃碰到合欢杖的刹那,仿佛起了无数道闪电霹雳,电流围绕着凤于飞啪啪作响,快速乍现,凤于飞被电的浑身颤抖,身上的所有图案瞬间被电飞到半空中,重新又烙到她的皮肤上,看的青行灯捂上了双眼。

    溪河不满的盯着青行灯。

    合欢杖从凤于飞的衣袖里挑出一线牵布囊,慢慢转头,飞向溪河。这电流太过强大,原先的布口袋承载不住法宝相击时一刻的爆发力,顿时化为齑粉,姻缘笔、姻缘簿散落一地。

    溪河连忙上去捡了,用一线??诖傲?,仍旧扛在肩膀上。

    电流消散,凤于飞原本一头长发垂髻被烧的蜷曲,焦黄弯绕,额前的碎发齐眉,像是爬黎山时见到的卷毛岩羊。

    “太损了?!毕铀档?,“青行灯你能不能少说几句?”

    青行灯又是想笑又觉得不能落井下石,说道,“你能尊重我一点吗?你赚大了知道吗!一线??诖共恢烙猩睹钣?,这不全亏了我才能拿到?你丢了个铁斧头,得了把金斧头,还不知道珍惜!”

    凤于飞气的哽气倒咽,抹着眼泪,说道,“我的头发……你赔我的头发,我跟你拼了!”

    她手指掐诀,浑身的图腾发出耀眼光芒,飞向她身前,组成了四面盾牌,图案之间流窜着一种古老的咒语,缓慢的向溪河与青行灯推去。

    先天混元之气,女娲遗骨的威力,溪河与青行灯不过是沧海一粟,眼看着就要跟那小布口袋一样被绞为齑粉——

   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声温和的叹息,换骨空间瞬间变黑,接着天穹瞬间又被照的雪亮,流云雾霭也反射出强盛的光芒,化作一片青白色,一团浅青的光辉涌现,将溪河牢牢裹住——光辉中其实是一只手,上来就揪着溪河的耳朵,一下子把她拉出了折屏。

    “疼疼疼!”溪河捂着耳朵,看青行灯也疼的龇牙咧嘴,两人吵吵道,“上尊你揪我耳朵干嘛!”

    穆长留一手一个,把他们直接揪出了换骨空间,一神两妖站在竹屋之前,四周仍是修篁无数,清脆寒凉。

    青行灯与溪河看向折屏,只见工笔绘就的,正是最后一幕的凤于飞祭起图腾,如同上古妖兽发狂的画面。此时细小繁复的纹理中流窜着光芒,光华锐利,不敢直视。

    穆长留说道,“这是女娲遗骨图腾,能化万物为飞尘。溪河,你要记住,你是姻缘师,不能身涉险境,让自己灰飞烟灭?!?/p>

    凤于飞火星带冒烟的从折屏中走出,还抹着眼泪。几人再看折屏,果然流云雾霭,完全掩住了亭子,变成了云深不知处的画面。

    青行灯接过穆长留手上的大白鹅,见它白毛顺滑,还在装着双目无神、两腿直哆嗦。

    溪河扶着羊刃姑娘勉力站起,羊刃姑娘向穆长留拜了一拜,娇柔温柔的低声道谢。

    凤凰尾羽散成碎星,掠过青行灯眼前。他挣扎着站起来,兴奋的望向东方,果然,浮黎上尊——又出现了!

    “东皇明尊!”溪河赶紧把合欢杖捏紧了,又是兴奋又是恐惧,说道,“浮黎上尊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    东皇明尊的凤凰车架缓慢落下。

    他衣衫较之前更是华贵精美,有光芒在衣衫上流光溢彩。如墨黑发由一支赤血玉打造而成的九曲簪高束于头顶,丝丝缕缕披散于周身,肌肤白皙如玉,贵气灼人,一双锐眼之上是剑眉,眉峰犀利冲向两鬓。

    凤凰车架由倾国绝色的凤凰剩女驾驭,四周袅袅烟云缭绕,亘古不变。

    他的车架缓缓降落在竹林之上,金色的神光普照,永恒不灭。这光芒太耀眼,把黎山之巅正在努力搭建通天梯的西限极尊闪了个眼瞎,从此落下个夜盲症。

    祥云缭绕,轻舔着凤凰尾羽,华丽的车架每一处,都以鎏金仔细填绘,美轮美奂。

    浮黎端坐车架,衣带当风,发丝蹁跹,只是脸色不太好。

    羊刃姑娘看的入迷,浮黎只是看了他一眼,这位柔弱的姑娘就捂着胸口,倒在了溪河的怀里。

    青行灯酥倒了半边,看见羊刃姑娘嘤嘤娇喘,更是雪狮子向火,一边说着我来我来,一边接过羊刃姑娘抱到怀里,大白鹅被压在羊刃姑娘胸前。

    溪河默,凤于飞泪,大白鹅幸福来得太突然,宛如身在虚空境。

    浮黎面色不虞,看着这些不成器的蛇鼠一窝,说道,“凤于飞,这三十多年没见,你长成了大姑娘了?!?/p>

    凤于飞向东皇明尊施礼作揖,回道,“谢明尊。明尊神姿天人,万年如昔?!?/p>

    浮黎点点头,不再搭理凤于飞,转眸看向元天域尊,说道,“穆长留,你的神力还没恢复吗?”

    元天域尊不说话。

    浮黎说道,“这鱼妖身负你的神力,你完全可以仿效双修之法,让她把你的神力还给你?!?/p>

    穆长留还是沉吟不语。

    “啊……我能不能说句话?”溪河羞赧的晃了晃肩上的合欢杖,伸出脚尖在地上画着圈,说道,“最英俊的东皇上尊,我虽是个鱼,但未经人事,还是个处妖……烦请神尊不要这么直接好吗?!?/p>

    东皇明尊霎时暴怒,拍了一下椅子,说道,“你想——你说——什么?双修只需要穆长留一根手指点住你的丹田,就能让神力回流!”

    青行灯:“……”

    凤于飞:“……”

    • 加入书架
    • 目录
    • A+
    • A-
  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