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
  • 心有南墙
    心有南墙
   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

    第十二章 金童与玉女

    河南481走势图 www.e8kt.com 南蔷做余老太太的特别助理已经快两周,两人靠着手写卡片交流,倒也生出了几分默契。

    整个圣心都为她能搞定这个挑剔的老太太而啧啧称奇,只有她自己知道,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曾经缴了足够的学费。

    余老太太出身名门,家境优渥,很早就去了英国定居,她一辈子自视甚高,小姑独处从未结婚,对生活里的繁文缛节讲究得惊人。吃穿用度无一不精挑细选,虽然材料不一定是最贵的,然而苛刻细节却是早已融入骨髓,鲜花与情调万万少不得。曾经她为了讨得老太太的欢心,做了许许多多的事,花了不少钱,最后才摸索出老人家的脾性和口味。

    说到底,千金难买老太太乐意。

    .

    而搞定了余老太太,应该能有机会接近余思危了吧?

    ——一个身处社会底层的姑娘,没有人脉没有特长,想要近身另一个身处食物链顶端的男性,大概率是要靠攀龙附凤的奇遇。就算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,也得先有一张皇家宴会的邀请券才行。

    .

    南樯提着一篮子采购的花材走在返回圣心的路上,整个人都是若有所思神游状。

    “哎!小姑娘!”路上忽然有人碰了她一下。

    南樯抬起头定睛一看,眼前有位陌生大叔指着她的背后欲言又止:“你的包……”

    南樯迅速低头,不由得大惊失色,原来自己身侧的的斜挎包不知什么时候被拉开了,里面的钱夹不翼而飞,她回头看去,只见一个高大男子正甩开长腿朝马路另一侧狂奔而去。

    “喂!把东西还给我!”

    南樯来不及多想,提着手里的篮子朝那个男人背后追去。

    .

    平时她是很少带钱包的,但是最近被安排负责余老太太的衣食住行,她需要采买各种高档用品。这些商品累计起来金额巨大,靠她自己的那点儿工资自己根本负担不起,所以顾胜男给她批了一笔备用金垫付,并且叮嘱她一定要留好各种发票,以便对账。而在那个被偷走的钱包里,刚好放着所有的报销票据和剩余的全部备用金。

    东西被偷走,那就意味着备用金的窟窿都得自己补上,而就算把她现在银行户头所有的余额都取出来,那也还不起。南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前拼命追赶,鞋子都跑飞掉了一只。然而娇小的她,到底还是没能追得上对方超过一米八的大长腿。

    等追到一个三岔路口,小偷早已不知所踪,看来是这一带的惯犯,非常熟悉地形。

    南樯已经精疲力竭,她扶着身边的电线杆慢慢蹲下,冷汗沿着脑门大颗大颗不断滑落下来,心跳剧烈几乎要爆炸。

    ——完了。

    她垂下眼睛,看着自己的脚尖,只觉得天地颠倒一阵眩晕。

    ——现在该怎么办呢?

    她问自己。

    ——啊,打电话报警?

    可她心里很清楚,如果没人去“打招呼”,那些东西找回来的可能性趋近于0。

    再看一眼自己脚边的花篮,那些蓝紫色的绣球早已因为自己颠簸的步伐七零八落,饱满不再,花瓣掉了一地。哪里还有半点娇艳动人的样子?

    摇摇头,南樯苦笑起来。

    人命如花命,她从来没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会因为区区几万块钱而如此拼。以前的她要是遇到相同的事情,大概率是边生气边打电话,等着别人来帮自己打点一切后续。

    为什么要追小偷呢?那样太不划算了,毕竟自己脚上还穿着名牌的细羊皮高跟鞋,随随便便也要五位数。

    对比现在,真是从高高在上的云端,跌落到芬芳泥土里。

    .

    南樯蹲在地上歇息了很久,直到呼吸终于渐渐平顺,心跳也渐渐恢复如常。

    在此期间,没有人朝她伸出援手,也并没有英勇的骑士从天而降,路人们行色匆匆,并没有把这样一个纤弱的身影放进眼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重要的事情。

    ——人生真是关关难过啊。

    ——但是,关关都要过。

    .

    南樯站起身,拍拍自己被弄脏的裙摆,重新提起一篮子残花败柳,朝来时的路一瘸一拐的走去。

    她依然要回去给余老太太布置今天的房间。

    不管发生什么,当下最重要的任务是让余老太太满意——满意到愿意亲自见她,满意到愿意将她引荐给那个人,那样她所有的努力才不会付诸东流,她有自己坚持的原因。

    孤单,倔强,不放弃。

    .

    当,当,当。

    走到圣心园区里,圣心的最高建筑,一座仿欧式的钟楼敲响了。

    ——时间已经不多了啊。

    她这样想着,视线从远处抽回来,猝不及防撞上不远处一个高挑的身影。

    .

    那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,穿着亚麻白衬衫,领口微松,长裤笔直熨帖,显露出不费吹灰之力的精致与高贵。他身后是一辆并不张扬的黑色豪华轿车,只有懂行的人,才会知道那辆车的车牌比轿车本身的价值还要贵出几倍。平日里前簇后拥的随从们并不见踪影,男人独自倚在半开的车门上,遥遥望着远处的钟楼,似乎所有所思。他的袖口处有丝微光在阳光下掠动,那是一只深蓝色的宇宙之表,表盘上太阳系八大行星囊括其中,最外圈的指针和地球自转的真实速度保持一致。

    玩表是顶级富豪的讲究。

    .

    砰!

    南樯仿佛听见了原子弹在脑海中爆炸的声音。

    有那么一瞬间,她的眼前是一片猩红血海。

    然后浪潮过去,喧嚣渐逝,重新呈现出苍凉与荒芜的空白。

    刻骨的寒冷。

    .

    她没想到,会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看到那个人。

    命运真是可笑至极。

    .

    ——“无论好坏、富?;蚱肚?、疾病还是健康,我们都彼此珍惜相爱,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?!?/p>

    誓言历历在耳,现如今,哪怕近在咫尺,却早已物是人非。

    她压抑住内心汹涌翻腾的怒海,努力回想着曾经在脑海中预演了一千遍一万遍的场景,指甲在掌心中划出狰狞的血痕。

    Easy,Easy。

    她在心底喃喃自语着。

    Easy,Easy。

    表情终于恢复为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顺。

    .

    不远处,余思??醋鸥咚实闹勇?,想起了往事。

    当年南蔷提议要在圣心里建一座钟楼,他认为这项投入毫无意义,嘲笑她不过是在对欧洲建筑进行拙劣的模仿,还吓唬她说,每一座钟楼下都镇压着一个冤魂,有的是因为修楼而死,有的是因为守楼而亡,修钟楼是非常不吉利的。南蔷显然听进去了,当时一张粉脸苍白如纸,毕竟她对他极其崇拜,对他的话从来都深信不疑。

    然而她到底还是固执己见的修了这座钟楼,她告诉他,因为他们定情的欧洲小镇就有一座那样的钟楼。

    .

    ——和那座确实很像。

    余思??醋旁洞α衷谙ρ粲嚓拖碌闹勇?,眼睛轻轻眯起。

    .

    手机铃声响起,余思危低头一看,是宋秘书打来的,显然是提醒他约好的时间要到了。

    这次来圣心算私人安排,他并没有通知园区管理方,只是打算看完了姑姑就走。路上他一时兴起下车看了会儿园区内的绿植。现如今,应当是无尽夏快要凋谢的时候吧。

    .

    挂掉电话,他略显疲惫吐了口气,正欲上车走人,身子忽然僵住了。

    原来在离他不远处的花台边,站着一个一袭雾蓝棉裙的年轻姑娘,手里提着一篮子紫花,正遥遥盯着他。

    看上去年纪不大,骨架纤瘦,也就大学生的模样,白净的皮肤,通红的面颊,微卷的中长发,算得上清纯可爱。一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让他停下脚步的,是女孩脸上那双亮得惊人的双眼。

    夕阳跃入她清澈的瞳孔,仿佛两簇红色的火焰在席卷燃烧,带着吞噬一切的灭绝和疯狂。

    .

    余思??醋啪仓共欢呐?,呼吸在一瞬间里停滞了。

    他有点怀疑,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某部奇幻电影的场景里,比如爱丽丝梦游仙境?

    .

    “余总,时间到了哦?!?/p>

    车厢里伸出一只涂满鲜红蔻丹的纤纤玉手,副驾上有张娇嫩美艳的脸探了出来,笑容甜甜如蜜。

    是华梨。

    “好?!?/p>

    余思??戳怂谎?。

    .

    不远处的爱丽丝望着这一幕,眨了眨眼,露出一个略显生硬的笑容。

    火焰消失,魔法解除,一切喧嚣都重新归于平静。

    .

    余思危松了口气,出于礼貌朝少女点了个头,转身跨上了车。

    漂亮姑娘他见得太多,早已免疫,在他看来,美貌不过是人类发展历程中一笔容易折旧的易耗资产,平平无奇。

    .

    汽车发动,朝前开去,头也不回。

    车出一段,余思危在后视镜上瞟见那道浅蓝色的身影,依旧伫立在原地。

    他忽然想起,不久前的某天,他曾经在餐厅里看见同一张脸吓唬色魔。

    “……原来是她?!?/p>

    他喃喃自语一句。

    .

    “您说什么?”

    华梨朝他侧过脸颊,满脸微笑,柔顺的长发掠起一阵香风。

    “没什么?!?/p>

    然而余思危并不打算和她多谈。

    .

    “好,那您休息一会儿,距离我们到晚宴现场大概还有四十分钟时间?!?/p>

    华梨非常有眼力价的及时闭上了嘴。

    .

    现在的她,非常珍惜这个总裁秘书的职位。家族里的人都对她能够通过面试成功进入南创总裁办感到期待万分。虽说平时核心的事务性运营工作都是宋秘书在负责,但涉及对外接待和应酬的部分,大多数时候已是她的天下。面对周围艳羡的目光,她太清楚现在自己这个位置意味着什么。

    ——那是无数人觊觎的,全世界最接近余思危这个顶级猎物的机会。

    女人一辈子,最光辉灿烂的时光只有那么短短几年,如果能在人生抛物线的顶端捕猎到最佳猎物,那么可以算是得到了最高的资产回报。虽然社会上无数人叫嚣妇女能顶半边天,但是在这个男权主导的社会里,主流理论依然是干得好不如嫁得好。就像网络上很多人关注凯特王妃,但却并没有人叫嚣要做撒切尔夫人第二一样。在这个男权社会里,女人要成就一番事业是很难的,如果生来就有老天爷赏赐的美丽外表,那还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做太太享福比较划算。

    华梨这样想着,从后视镜里暗暗打量着自己的老板。

    他真的非常完美——财富,外表,地位,头脑,所有都是顶级配置,完全就是女性择偶的终极梦想。

    虽然他现在非常明显对自己并没有多余的兴趣,但谁说不能日久生情?

    .

    车后排的余思危并不知道女秘书的算盘,他只是静静望着窗外的风景出神。

    .

    他想起了几年前的事情。

    那时他和南蔷刚开始交往,两人应邀参加一个新兴企业家举办的慈善宴会。宴会当天南蔷穿了一件墨绿色的贴身真丝礼服,露出半块雪白的酥胸和圆润的肩头。非常美,也非?!朔缸?。就男友而言他打从心底里不希望南蔷穿成那样,但是考虑对方向来爱美如命,也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,所以只得报以尊重。

    宴会当晚,在一众整容过度的网红和徐娘半老的富太太里,天生丽质的南蔷成了最美的蝴蝶,闪耀全场。然而太出风头难免节外生枝。宴会过半他站在楼上和朋友寒暄时,睹见了角落里不知好歹挤上来和南蔷套近乎的土财主,端着一杯香槟满脸色欲,简直恨不得贴到美人的裙下去。

    余思危当即抛下朋友朝楼下走去,刚好听见土财主和南蔷的对话。

    “美女,你就别装了,谁带你来这个场子的?多少钱?他给你买些什么?我出三倍,不!五倍的钱?!蓖敛浦鞯纳艉退耐獗硪谎铝麾?,“房子,首饰,随便你选,要什么我都给你?!?/p>

    余思危听得怒不可抑,几乎就要跑上前去,却听女友娇滴滴的声音响起。

    .

    “老板,你看这个?!蹦锨静换挪幻ψ啪倨鹗?,展示自己璀璨的红宝石戒指,“哈利威斯登的,一百万?!?/p>

    “再看这个?!彼敛浦鞑嗔瞬嗌碜?,姿态优美露出耳边闪耀的耳环,“同系列加了点儿钻,三百万?!?/p>

    “还有这个这个?!毕讼擞裰父Ч本鄙系南盍?,她用电视购物主持人的夸张语气显摆着,“这个厉害了!是哈利威斯登本人亲自设计的!全球独一无二,价值两千五百万,有钱都买不到?!?/p>

    “这样的首饰还有十几套,全是我,自、己、买、来、玩、的?!?/p>

    吐气如兰说完最后七个字,她脸上笑容甜甜蜜蜜:“不晓得老板身价几个亿,够不够我花呀?”

    话音刚落,刚好有人伸手挽住她的胳膊。

    南蔷转头看去,正是高大英俊的余思危。

    .

    “拜拜老板,我的小情人来找我啦!他收费可贵的呢,我在他身上花掉差不多快一家上市公司了!”

    南蔷回头抛给土财主一个可爱的媚眼,随机转身挂在余思危胳膊上,开开心心离去。

    身后的土财主呆若木鸡,眼睁睁看着一对璧人消失在楼梯口。

    .

    余思危不知自己应当哭还是笑,只好闭口不言,一路板着脸拖着白富美走上楼梯。

    金童玉女的身影融入华丽的天鹅绒帷幕中。

    .

    “我怎么就花掉你一家上市公司了?”

    小情人的声音自帷幕后隐约传来,似乎有所不满。

    “你公司新出的那个模拟人生游戏,我不是充值买了五千万金币?真金白银,钱都拿去给你的号送礼物刷装备了!”白富美的声音义愤填膺,“我的号到现在还在住贫民窟公寓呢!”

    .

    “……哈利威斯登是谁?他为什么要给你设计珠宝?”

    小情人换了一个问题,略带醋意。

    “不知道,我随便说的,可能是哈利波特的大兄弟?”

    白富美的回答着实出其不意。

    .

    .

    滴答!

    初秋的雨滴拍打在车子的玻璃窗上。

    车里一时寂寂无声,只有司机在专心致志开着车,偶尔发出一些声响。

    .

    往事淅沥画作水滴,随风而逝。

    雨滴落在窗上,你以为它会随空气蒸发得无影无踪,到头来却发现,它们早已在玻璃上留下了斑驳,并没有消逝无痕,仍然要人亲自动手擦去。

    作者有话说 :. ********* 【照照有话说】 这不,见面了~~~下次更新是周五啦,后天见!

    • 加入书架
    • 目录
    • A+
    • A-
  •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,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8-11-24